跑步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1051章:我可以咬你吗?

2019-10-13 00:09: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1051章:我可以咬你吗?

丫丫走了。

就这么带着决绝的眷爱走了。

几百年的陪伴,几百年的相守。

她换来了柳云烟的真情相待。

但却得不到她那希冀的爱情。

或者用爱情来形容并不恰当。

要以超越世俗眼光常伦道德的孽恋来说才适合。

可不管如何,不管是爱情也好,孽爱也罢。

这段数百年的单相思带着心疾就此了却。

柳云烟愣在原地。

举目抬头望着那空荡的天坑。

此时黎明已经破晓。

外面的世界从黑过渡到了白。

就诚如丫丫的心,从一个层面又走向到了另外一个层面去。

这段黑白的交替,似乎显出了几分应景之意来!

看着丫丫那离去的方向。

柳云烟心中五味杂陈。

她清楚丫丫的太多,也清楚那一声别了意味着什么。

几百年的姐妹情,就这样结束了!

如此结果,不是她想要的。

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

“好了!或许这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解脱!拖得越久,她陷得越深!”

清楚柳云烟并不是那等薄情之人的秦凡无视花玲珑跟副帅的轻喊,抬脚走到柳云烟身边把她拥住,柔身浓情道。

被秦凡这么一拥一言。

柳云烟止不住地低泣起来。

下巴抵在他的肩上。

声音哽咽地低声凄怜道,“云烟宗没了,丫丫走了,秦凡-我的世界就只剩你了!不要离开我,永远都不要离开我,没了你我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嗡-!

在柳云烟这声凄泣的话声下。

秦凡立即被触动了内心深处最为敏感的弦!

是的。

云烟宗没了。

数百年相陪在身边的丫鬟走了。

若是自己再离她而去,这对这个纵然一身修为虽说不弱,可却经历了无数凄苦的女人来说该是何等的创伤?

没来由中。

秦凡回想起了自己在地球的那一世为人。

父母被陷害锒铛入狱。

一诺跟小姐姐季宜含辱自尽。

那个时候的他虽然还有那几个大学死党,可都仍然感到坠入了无尽黑暗的深渊中,那个时候的他都承受不了压力想要选择自尽!

而今的柳云烟跟那时候的自己又是何其之像?

除了自己,她又还有什么依靠?

“傻瓜,你想多了!虽然我没对你许下什么山盟海誓,可是我秦凡也不是那等始乱终弃之人!放心,从我把你当成是我的女人那一刻起,就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委屈任何伤害!相信我,下半生,我守着你,带你笑傲万界!”

轻轻地抚揉着柳云烟那三千青丝。

秦凡凝声溺爱地深情道。

“嗯!秦凡,我可以咬你吗?”

哽咽地嗯了一声,柳云烟道。

“呵呵,咬吧,只要你开心就好!”

就在秦凡这一声话落下。

柳云烟不再矫情。

张嘴对着秦凡的肩膀就这么咬了下去。

“放-!”

不远处。

脱口而出的放肆还未说出。

花玲珑便被老乞丐副帅一把给拽到了身后。

“你想找死是吗?”

即便隐隐有所了解花玲珑对魔帝的情愫,但副帅还是止不住地传音冷斥。

固然说他这十数万年来都没碰过女人,也没跟女人摩擦过什么值得回忆的火花,但这份固然并不代表他是那种情商低下的主儿。

魔帝跟那个凡人显然就是在谈情说爱着,花玲珑这要是敢跳出去骚扰的话,保不齐魔帝动怒都随时有可能,身为魔殿的副帅,他怎么愿意看到这样的一幕发生?

被副帅这么一斥。

花玲珑也安份了下来。

只是幽蓝的魔眸中却绽出无尽的挣扎之色来。

她想恨柳云烟,但不敢恨,因为那是魔帝的女人。

她想朝柳云烟发火,可她更不敢,因为那是魔帝在溺爱着的女人!

所以。

恨不得,怒不起。

她唯留羡慕。

羡慕这个一介血肉之躯的凡人女子能得到魔帝的深情所想!

这一刻。

她多希望那个女人是她,多么希望!

看到花玲珑眼中那些挣扎神色意味出来的东西。

副帅暗自在心底里哀叹起来。

十几万年了,如果魔帝对花玲珑有意思的话,那早就摩擦出火花了!

这又注定是一份孽缘啊!

很多时候副帅都在想,为什么一个情字困住的不仅仅是凡人,连仙魔妖冥似乎都难以逃脱这种情字带去的禁锢?

可是他想不通,最后只跟归结到神界开辟仙魔妖冥四界以及女蜗开辟人界时都留了一手,都留下了情根,若不然又怎么会这般呢?

柳云烟那一咬,足足咬了一刻钟。

在这一刻钟里。

整个魔殿的临时据点雅雀无声。

除了花玲珑带出那无尽的复杂之色来。

其他魔徒跟副帅都无比平静!

因为他们眼中只有魔帝。

因为他们都不怎么懂得男女之情!

他们只需要知道忠于魔帝,这就够了。

别的不是他们该多想该多虑的。

彷如定格住时间在流逝。

等柳云烟松口时。

一缕晨曦洋洋洒洒地照进了巨坑中。

“好点了没?”被不设防,让柳云烟在衣服里面咬出了一个深印的秦凡道。

“你怎么不做防御?”咬完才察觉到的柳云烟有些怯怯忐忑道。

“防御了你就咬不了,咬不了就宣泄不出来了!所以只要你能释放出内心的阴霾,这就值了!”秦凡淡笑道。

“秦凡!”

女人。

尤其是爱情世界里空白到只有一道身影的女人。

这类女人在爱情世界里的感性程度往往可以用轻易便泛滥来形容都毫不为过。

柳云烟便是这类女人。

抛开秦凡的因素而言,她足够坚强到眼泪与眼泪无缘。

但在这个男人面前,甚至是关乎到这个男人的话题时,她的眼泪成了最廉价之物。

所以,哪怕秦凡只是这么柔情的一述,便让她控制不了内心感动促就的眼泪泛滥。

这一刻,她觉得值得,所受的那些相思,所受的那些心里委屈,值了,都值了!

“好啦!别哭,哭了头上的皇冠会颤

!”

无奈地笑着伸手抹去柳云烟脸上的泪痕,再度把她深深地拥在怀中。

“嗯,我听你的,不哭,不哭了!”

似乎是摒弃了丫丫离去之后心里生起的阴霾,还有隐约雾气的双眸中充满了无尽的幸福之意。

松开那深拥着的双手。

在柳云烟那小女人的幸福姿态中。

秦凡拉起她那嫩滑的柔荑。

朝着老乞丐走了过去。

“吾帝!”

见到秦凡走来。

副帅跟花玲珑赶紧恭敬地作揖道。

“三千铁骑的元神何在?”

先前还是万千柔情的脸色陡然一变。

不怒自威的帝势在面对起副帅跟花玲珑时油然绽散!

深圳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舟山治疗妇科方法
黄山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绥化妇科
舟山治疗妇科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