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我有神珠能种田 第141章 天王登基

2019-12-02 17:01: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有神珠能种田 第141章 天王登基

天王登基的日子很快就到了,有官在电视上面发表讲话,颁布了老天王的遗诏,上面盖着天王的大印,镜头给了一个大大的特写,老天王的亲笔签名清晰的呈现在电视机前的观众眼前,天朝上下又是一阵阵叹息,可见老天王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高。

叹息过后,观众就看到大王子李元仁,身披龙袍,头戴王冠,手持如意笏,从天王府缓步走出,蹬上十六人抬的龙辇,面带微笑,但细心之人可以看到,大王子微笑的表情后面夹杂着丝丝愤怒,百人以上的仪仗队排列两旁,所有人都换上了天朝宫廷特有的华服。

由乐队演奏着中和韶乐,午‘门’上也鸣钟鼓相互照应。不一会儿,吉时已到,龙辇启动,仪仗队跟随前行,向天坛而去,天坛阶下三鸣鞭,在鸣赞官的口令下,天王内‘侍’府的官员,跪列两排,后面是天朝还在拿着俸禄却已无实权的文武百官,跪列于后。

龙辇抵达后,群臣行三跪九叩礼。典礼中,百官行礼奏丹陛大乐,仪式庄严而隆重,有大学士将诏书捧出,‘交’内‘侍’府捧诏书至阶下,放在饰有云纹的木托盘内,由銮仪卫的人擎执黄盖共同由中道走出天坛,再鸣鞭,龙辇才回归天王府。

所有队伍都回到天王府,而府内的颁议厅内,新天王李元仁已换了九五华服端坐在镜头之前,开始提笔拟旨,再‘交’给内‘侍’总管来宣读。

电视机前的观众全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可是天朝近期来最大的盛事,就听内‘侍’总管大声宣道,“诏天王制曰,今天王仁登基,定国号为唐,意重回大唐盛世,大赦天下。”

听到这里,观众们沸腾了,齐声高呼,“吾王万岁,万岁……”

呼声过后,又听内‘侍’总管继续宣读道,“责令国家安全部全力缉拿刺杀老天王之凶手,由于特殊时期,参议院和众议院两院所通过的文本命令等必须一模一样才能‘交’送天王府,由天王签字后方可生效。”

此话一出,举国震惊,老百姓开始议论纷纷,“这是什么意思?天王要起监管作用吗?”

“新天王这是干什么呀?”

“大王子不会想收回两院的权力吧?”

“也许是为了方便协调,为缉拿凶手而暂时做的决定吧。”

“那我们的总理起什么作用?”

“这天王怎么回事?出尔反尔吗?”

“……”

总之,全国上下一片哗然。

内‘侍’总管仿佛没有听到哗然声一样,继续宣读着天王的第一道旨意,“责令本日国就绳冲事件,三个月内给出合理解释,不然不排除刀兵相见的权力。”

“哇……”

这条命令彻底点燃了百姓的神经,转移了刚才监管两院的视线,一些老人说道,“这是要战争吗?刚和平几十年又要战争?”

“对,必须要让倭寇给出解释,不然我等参军,杀到本日京都去。”

“带上三千城管,必定踏破本日京都,也来个三光政策……”

“新天王疯了吗?老天王尸骨未寒,他就要搬‘弄’是非吗?”

“唉,四大军区除了西方军区不在天王府管辖之下,其他三大军区都是老天王的儿子或是亲信。”

“天下要大‘乱’了……”

“想念老天王……”

驻扎在京都南郊的南方军区大营中军帐内,李元德听到内‘侍’总管最后一句话时,本站起身来的准备发号军令,又重重的坐回到椅子之中。

良久,长叹一口气,自语道,“我大哥,实在高明啊,避重就轻,曲线救国之策用的好啊,老弟我服了。”

说完

,拿起直线后说道,“给我接东部军区前线司令部王司令。”

很快,接通,李元德说道,“博仁,撤吧,老大不是我们想像中那般冲动,这次看来我们必须要撤兵了。”

“四王子,就这样撤兵不好吧?我们都是荷枪实弹,西部军区现在还在那里按兵不动,只有北部军区的装甲部队集结,那种草包军团实属乌合之众,不堪一击,我们动手吧。”东部军区司令官王博仁不甘道。

“唉,我也想啊,博仁,我们手里没有真凭实据,除了一道圣旨起不得什么作用,他刚才的旨意只是干涉两院颁布法令,并没有收回政权,我们的威慑已起到作用,回营保持联系,静待他的下一步行动。如果还是一意孤行,我们再出兵也不迟。”李元德安慰道。

“刚才你也听到他的第三条旨意了吧?把百姓的视线完全指向了本日国的绳冲,以武力相要挟,他这是在警告我们,看来我们真的出兵,他不会让位,而是会和我们鱼死破。所以,我们只能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吧。”

“四王子,如果他下旨让你我领兵攻打本日国,该当如何?”王博仁问道。

“一个字,拖。”李元德思考一会儿答道。

“拖?”王博仁思考良久,才出声说道,“高,不亏真得老天王衣钵,小诸葛一点不夸张。四王子,我来拖,你的二炮军团来远程攻打,这样我来扼守京城南下通道,我们又能合兵一处,是这个意思吧?我明白了。”王博仁爽朗的大笑道。

“嗯,就是这个意思,我们撤兵吧,本来就不想攻打京城,既然目的达到,又探知了他的城府,此时退兵最是时候。”李元德一按椅子扶手,站了起来。

“对了,四王子,你手里有老天王放在我这里的遗诏,你为什么不拿出来和大王子对质?”王博仁不解的问道。

“本是同根生,他不仁,我不能无德,天王之位我本就无意,但是杀我父王,最大的受益者就是他,所以我很有理由怀疑他。只是苦于没有证据。我已派出暗卫去调查此事,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李元德正在和王博仁说着的时候,就听到通信营有人来报。

“报告司令长官,北方军区装甲部队突然发兵,已突破京都卫戍部队防线,‘挺’进京都护城河附近,正在架桥铺路,不知是何用意,卫戍部队正在集结,正在三面包围北方军区装甲部队,但无重型装备,请指示。”

“什么?北方军区装甲部队突破京都卫戍部队防线?”李元德心里一惊,急忙把目光转向电视,却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一片雪‘花’。

“这不可能,我二哥从小就和我大哥坑瀣一气,怎么会派装甲部队攻击京城?再探再报。”李元德有些急了,失去了往日儒雅状态,“老王,你听到了吧?”

“是的,这是怎么回事儿?刚才我也收到通信兵的报告。”王博仁也是一脸震惊,不敢相信道。

长乐市中医院怎么样
北京有哪些中医内分泌医院
南通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黑龙江治疗癫痫病医院在那
西宁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