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专家国家不需要救车市需要救汽车零部件二

2019-12-02 20:49: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专家:国家不需要救车市 需要救汽车零部件(二)

专家:国家不需要救车市 需要救汽车零部件(一)

搜狐汽车:放在全球的话题下,请各位老师从这个方面来说,您觉得金融危机现在对零部件产业产生了哪些影响?或者您认为从哪个角度来谈可能比较关键一点?

钟师:因为我们把中国零部件产业还是要分两大块:一大块很多中国的企业是为中国的主机厂做配套的,这块市场是受金融危机的冲击会比较大,原因是在中国整车厂将来的产销量、总量规模会萎缩,会一定的停滞或者一定的退步,所以这个影响会比较大,这是一大块。

但是还有一块,民营企业、股份制企业以出口导向型或者出口占的比重比较大,这块要看,因为这块企业里面他们大部分为国外的主机厂配套的比例是极小的,因为中国的供应商还纳入不到跨国企业中国采购的体系上,是从边缘上慢慢切入的。

实际上如果真的已经称为国外的主机配套的话反而要受灾的,因为国外现在急剧下滑,国外很多供应商也都开始要进入第二冬,比较难受,幸亏中国没有这个能力卷入他全球的配套体系,在这个领域没有更多的话语权,所以没有参与这个游戏,反而因祸得福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

中国的零部件企业主要面对的是发达国家的售后市场或者发展中国家的售后市场,售后市场相对来说冲击力不太敏感,因为保有量替换零部件、汽车配套零部件是两个性质的事情,所以这块本土的企业可能在这个局部会好一点。

但是我们看到

,大量外国的零部件公司在中国的独资企业或者合资企业或者转让技术的企业,全是围绕着新车制造商的企业,明年滑坡可能会比较明显。我基本判断是这样,分两大类来看这个事情。

陈光祖:现在很难判断今后的形式,我们毕竟还是一个国际的金融盲,国际到底为什么一个晚上就出这么大的事,最近我看了一点书,但是金融的整个危机并不会牵扯到全球,都是有危机,还有机遇。1929年的时候,胡佛当家,声称我要把美国人民导入富康道路,摆脱贫困,突然来一些金融危机叫黑色星期一,股票一下子掉20%多,第二天股票就完了,弄得胡佛下了台,罗斯福上来改变,也花了15年的时间。当时这个时候大家分析,前苏联的工业化是在美国大危机的时候很多美国人跑到苏联去,替他去提高技术,什么钢厂、飞机、汽车都在那里一下搞起来了,因为他当时没有啊。

还有一个情况,我们97、98的亚洲金融风暴,当时受害最深的是日本、亚洲四小龙,当时香港受影响也很厉害,新加坡顶住了,主要是金融监管比较好。

我们那时候影响也不大,汽车工业往上长,所以这个里面说明一个问题,在危机当中不是全世界都会受到波及,这种是不可预测的。危机当中会有一部分得到发展的机遇,就是一片黑云还有一小片蓝天,你还会得到一定的成长空间。所以我们现在就利用这个机会,既防范金融危机对汽车工业的危害,又要利用这个机会寻找我们发展的机遇。

钟师:上次我跟一些大的汽车企业集团也都交谈了,明年可能总的情况不太好,但是有的人就觉得这是他们的机会到了。

什么机会到了?因为每个产业链里面是这样的,比如说我们举个例子在汽车流通领域,原来市场好了,所有的经销商数量太多,大家瓜分很多的份额,明年有很多人资金链断裂,很多经销商活不下来,会有一些地盘或者什么东西还很有价值,一个大头把他们都并购,这个时候都很好,出价也很低。从零一个一个建要花很多钱,他熬不下去了,快要破产的时候,你抓他一把,二分之一、三分之一的价格拿下就扩充自己的地盘。他们有些做策略方面的人就等着谁先死就把他干掉。我从深圳跟很多经销商的老板也在商量,有些人就等着谁先死就把他们一把抓过来。还有几个大的经销集团也是这样,他们做全国铺的,现在在观察市场里面哪些先不行了,他们兼并的手就要伸过去。

对流通领域是这样,但对供应商可能不是这样,而对整车企业某些可能也是好的。原来比如兼并的时候谈的各方面条件不是很容易谈,市场好大家都是一亩三分地能活。现在熬不下去的话,几万辆整车的企业可能就很困难,所有的资产或者一些工厂,包括一些拨的额度还有些用户,可能会被别人拿下。但是对整个产业,我觉得总体来说对个别的企业来说可能是机遇,但是总体行业我觉得没有机遇,大概全部是挑战,这是我个人意见。

刘杨:前两天有,上海的经销商,一元底价拍卖没卖掉,正好跟你举的例子相反。

钟师:拍卖不是这样,不是一元卖掉,一元等人家拍,炒作底价,竞价,如果都没有人竞价,或者真的竞价,这里面可能炒作的游戏。

孙玮超:刚才陈老已经提到了存在这样的机会,我先说一下这个影响,刚才已经说了会存在影响,这几个影响存在哪几个方面,也说一下现在是什么状态。

首先,受影响比较大的相关企业这种增速会趋缓或者说会降低,实际上会导致整个行业的盈利水平下降,也在趋缓。当然也有其他的因素在同时发挥作用,比如原材料涨价,因为零部件企业的原材料成本总体来讲占了总成本60%左右,原材料的涨价,包括原油价格的涨价,包括出口导向的人民币升值,这种效果已经体现出来了。

综合因素,再加上这个经济危机,海外的需求得到抑制,增速趋缓,我们的盈利水平下降,这是目前总体的表现。

但是体现在各家企业会有所差异,有些企业开始减产,调整他的预期,裁员,还有缩减开支,有些企业已经开始停产,甚至出现刚才提到的一些企业出现了倒闭、关门等情况。目前从表象角度看,已经造成在局部上、在结构上出现这样一些情况。

回归整个行业的发展,我的一些看法认为,总体对中国的汽车零配件行业来讲这种危机是阶段性的,乐观的前景要大于悲观的前景。基于什么判断呢?基于一个经济周期的发展、一个行业周期的发展。中国跟北美还是处在不同的阶段,我们所处的阶段有两个关键的驱动要素,一个是需求,另外一个是技术性革命。目前并没有发生技术性革命,是需求环节出现了问题。

我们说中国,特别是乘用车市场,它的需求刚性还是存在的,无论从GDP对我们的消费、对购车的比例,还是从整个经济发展,比如说千人购买率,跟国际市场相比,我们还存在很大的需求潜力。这是发展阶段特有的特征,这个最终要被消耗。所以从行业不同的发展阶段来讲,应该说中国的汽车行业这种危机还是一个阶段性的情况。

刘杨:其实刚才陈老提到一点很有趣,就是信心。金融危机97年那次和这次有很大的差别,97年那次是市场交易产生了问题,属于是一个体制的问题,就是市场内的问题,但是这次实际是出现在信心上。其实回到汽车市场信心很好玩的一点,欧美企业在中国的市场,是他们未来信心的基础。我记得好像这次通用有一个副董事长又跑到中国来了,去年我记得瓦格纳曾经批评过他们的高管,对中国这样的市场每年至少要来四次,他自己检讨说只来了两次。他们认为中国市场有希望,能挽救他们。

但是中国的零部件企业更多的没有放在中国,他们更多的放在出口。中国零部件的出口,我没有做过调查,我估计比例会非常大,因为合资整车企业他们进不去,自主品牌车企有一部分,但是自主品牌的量明显不是太高。

所以这是很逆向的,反过来了,国外的企业把希望放在中国,我们把希望放在受金融影响最大的美国。这样看来我们受到的冲击可能比人家会稍微大,尽管他们是在欧美金融危机发展最大的地方,但是他们把眼光放在外面了,他们可能针对这个市场进行定制的研发,但是我们这边的研发,是做不过他们的。

而且还有一个,我记得上一期的《经济学家》杂志,特别有趣的他们用了WEIJI(危机)这个词,他们分析WEIJI各代表什么,当时的意思是他还想针对中国市场分析一下两个汉字代表什么。

麦格纳给过我97年的光盘,那时候他们只是三级供应商,给通用做零配件。但是那次危机的时候美国经济受影响比较大,当时汽车产业有一个想法就是要把钢铁材料由塑料替代,从那个时候麦格纳就开始具备了比较大的发展机会,他就有了资金实力、有了业务订单。因为当时做了很多的钢铁研发的话不愿意往塑料上转,对你来说整个生产、整个研发体系就要换。所以,这次危机对于中国企业而言,他们之前在零部件的研发基本上不多,如果现在还有闲钱的话,做一些小的这样的研发,做一些某些部件的开发,可能是很好的机会。而且现在汽车产业本来也处于,像孙总说的,可能革命性的变革没出现,大的方向已经出现了,包括新能源的研发,机会还是满多的。

专家:国家不需要救车市 需要救汽车零部件(三)

专家:国家不需要救车市 需要救汽车零部件(四)

专家:国家不需要救车市 需要救汽车零部件(五)

专家:国家不需要救车市 需要救汽车零部件(六)

专家:国家不需要救车市 需要救汽车零部件(七)

专家:国家不需要救车市 需要救汽车零部件(八)

一岁半宝宝便秘怎么办丁桂薏芽健脾凝胶多少钱3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首大医院赵颖
温岭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长沙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贵州专科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三亚治疗睾丸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