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宁小闲御神录 第1262章 水来土掩(求月票)

2019-12-02 21:20: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宁小闲御神录 第1262章 水来土掩(求月票)

站在山林中那人,正是广成宫的四大尊者之一,齐灵宣。他精擅土系神通,方才丢下去的哪里是什么铁块,而是他精修的本命法器之一,称为土之种。这是他撷采了七山之精土而炼成,可依据主人心意易形自如,在他手中有变幻莫测之效,威力也是奇大,不输于上古神土息壤。

土之种天生就有聚沙成塔、聚土成坝的力量,这一枚土之种丢下去,立刻就将河谷当中的砂石尽数吸附过来,依照着齐灵宣的心意,形成了一道宏伟宽广的大坝!

河潮离这里还有十五里的时候,沙坝已经长到了十丈高。

齐灵宣轻轻一跃,就站到了坝顶上,而后盘膝坐下,一手按着这座宏伟的建筑,联系土之种以控制之。

等到河潮又推进了十里之后,沙坝已经高达二十二丈!并且构筑起大坝的土石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同样是取自河谷之中,因此坝前的地面以明显的速度凹陷下去,形成了巨大的坑洞。如此一来,就衬托得大坝更加恢宏。

待得河潮冲到大坝前方的时候,这堵闸门一般的大坝已经完全定型,光是高度就达到了三十五丈,比迎面而来的潮锋还要高出十丈之多。坝体上窄下宽,最窄的坝顶也有五丈宽,而最宽阔的坝底则宽达二十丈!

此时天色已暗,明月皎皎。月光照在大坝上,细心的修士就会发现,坝身上闪动的不是泥土特有的黑黄色。反而呈现淡淡的灰白。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大坝表面的土层,居然尽数固化为坚硬而巨大的石块。

而在滔滔河水之下,涂尽扶着宁小闲站在河谷底部,左手高高托起辟水珠,任湍急的河水从他们身边冲刷而过。

为了不受第一波撞击的影响,他们距离大坝还有十三丈远。

倘若没有这枚珠子,除非精擅水系天赋,否则水性再好的人也无法在中游立足。即便如此。在狂暴水流的冲刷下,两人还是觉得辟水珠支起的辟水结界摇摇欲坠,似乎下一秒就要被击破般。幸好这枚辟水珠已经不是她在岩城的地下水道用过的那一枚了,而是隐流宝库里的库藏,否则哪里应付得了这样的水流压力?

莫说宁小闲握紧了完好的左拳,此刻就连涂尽一贯木然的面容上。都露出了紧张之色。广成宫的反应速度太快,居然能料到她打算借水行舟、突出重围,派出来的仙人偏又精擅土系神通。

天劫是个坎儿。越坎而过的仙人,在己身领域会有突飞猛进的成长,尤其是大范围术法的施展,当真要让渡劫期以下修士妒红了眼。齐灵宣又精于土系神通。这一类神通施展出来多带有厚重、威猛和坚固的特点,此刻就淋漓尽致地显示在这道大坝上头――虽然是临时召唤而起。其坚固程度却不输人手一块块精雕细垒起来的。

这样一堵大坝,能不能挡住浚河的暴潮,他们心下实是没底。倘若拦下来了,他们还是瓮中之鳖,再也没有逃生的机会了。

世事,从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在双方的无尽忐忑中。河潮终于席卷而至,锋浪高达二十七丈。以惊天动地之势狠狠砸在这堵大坝上,随后有无数琼珠碎玉溅起!

轰然一声巨响。这一方天地似乎都为之颤抖。

天上众修士无不屏息以待。

就在这时,宁小闲突然伸手一指道:“那是什么?”她仍然只能勉强站立,全凭涂尽支撑着她。

涂尽也见到了前方的异常。

虽然有无尽的水泡和浮沫遮挡视线,他们却望见了一个古怪的、黑乎乎的影子。从这个角度,看不出那是什么物事,也看不出它有多大、什么形状,只知道整片河底似乎都被它占满。

并且这东西一定是活的,因为河水撞击沙坝的时候,这个影子很明显也做出了一个向前冲撞的动作,那力道就仿佛是攻城棰,连整座大坝都颤抖不已。

只不过,这一次撞击被河水与大坝惊天动地的碰撞声所掩盖,动静再大,旁人也当只是那二者相击产生。除了他们之外,天空上的修士只能望见底下浊浪排天的河水,这一幕异景却是见不到的。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她和涂尽面面相觑,都望见了对方眼中的惊讶和恐惧。

虽然只窥见了冰山一角,对方身上却传来了无尽浩瀚、无尽威严,令人只一眼看见就忍不住要跪下身去膜拜。若说萧寄云这样的真仙是后天修行培养出的威仪的话,那么这个连面貌也未露出来的物事,居然就能激发每一个人深藏在内心最深处的恐惧,那种对于神秘、未知和伟大的本能敬畏!

广成宫驻地内,什么时候潜伏着这么可怕的生物?

而在河面上,却传来了一阵欢呼。

大坝,抵住了第一波大潮的侵袭,稳若泰山。水浪击打在坝体上,虽然凶狠却徒劳无功,只令自己粉身碎骨,变作了漫天飞舞的水花。

就连坐在大坝上面的齐灵宣,一直紧绷的面皮也不由得微微放松。

他的面色有两分潮红,显然方才骤然以仙力召唤出这样的沙坝,对他的身体也是不小的负担。

不过众人很快重又屏息,因为第二波大浪又到了――再狂暴的浪潮,本质也是水体,也要遵循流水的规律:你什么时候看到

,海边拍击岩岸的潮水只是一波流?

这一次撞击之后,待得雪花一般的泡沫消失、暗流不再动荡,宁小闲和涂尽定睛再去瞧,水坝底下那庞然巨物已然消失不见。

水中只余一片空空荡荡。

那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而来?

宁小闲此时却没有时间多想这些,只因沙坝又成功地扛住了第二波大潮。

随后是第三波、第四波……

后续的水潮还在绵绵不绝奔来,可是威力已大不如前。明眼人一看就知,这狂暴的潮水终于像野马被套上了笼头,被驯服也只是时间问题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ps:本本送修三天,明儿才能领回来,工作和码字都受到了影响。不过水云还是克服困难完成更新啦。怎么样,看在咱这么乖的份上,素不素要递票票过来呀?^_^<

长春看银屑病哪里好
周口市中医院
洛阳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广东治疗癫痫病医院那家好
三亚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