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云商凰朝 第八章 王允受伤

2019-12-03 08:39: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云商凰朝 第八章 王允受伤

婉儿流着眼泪咬紧牙关,她将落雪平躺着放在床上,落雪的嘴唇发紫干裂,呼吸也有些紊乱。土肥圆也终于知道了这个女人是如此的弱不禁风,像这样被他们几个折腾恐怕不出七天就会死在手里,土肥圆乖乖的去端水拿毛巾。

“这个女人这么脆弱,万一死了,可别牵连我们啊。”一边忙着,嘴上还不停的骂骂咧咧,这明明就是害怕了。

既然害怕又何必那样做呢,主人和她们并无仇怨,公主和谁都无冤无仇。婉儿从未想到离开云商的时候,就是噩梦的开始,随行上百人最后只剩自己一人留在她的身边。

“让开,别挡着我们,如果她死了可别说是我们害死的。”土肥圆依然嚣张跋扈的骂骂咧咧,还试图用脚去踢婉儿,这狗奴才应该是被自家的主子一直宠着的吧。

婉儿从土肥圆的手上抢过脸盆和毛巾,大声呵斥道:“你们都给我滚开,别碰她,如果我家主子真的死了我会把你们四个都杀了。”婉儿在说这话的时候透着一股杀手般的狠劲,这让土肥圆的心惊了一下,现在这副样子才是她的真实面目吧?

土匪圆对这对主仆突然生出了异样的感觉,两人都不可以小瞧,她们的真实面目根本难以捉摸。

婉儿帮落雪擦脸,手上的纱布也被鲜血染红了,这双手曾经是多么漂亮的一双手啊。十里送公主,云商的人啊,你们是将自己的公主送上了一条不归路。

婉儿的眼泪落在了水盆里,她的心此时异常的复杂,眼前的女人实在是可怜。若有一件东西可以让时光倒流多好,那么她一定会让主人离开云商,远离权利和宫廷。

可世上肯定没有这样一件东西,也没有如果,发生的事情终究无法改变。

王允背着药箱出现在了琼园,他走进屋内看着躺在床上的落雪,心竟然像被刀刺了一般。他放下药箱走上前去替落雪把脉,脉象紊乱,心率也不齐。

王允皱着眉头道:“这是怎么回事,她不可以受刺激现在,更不能过度劳累。还有……”看着那缠着纱布的手,王允的喉咙竟然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王太医,求求您治治公主吧,她实在是太可怜了!”婉儿哭了出来。

王允伸出自己的手小心的将落雪的手抓住,然后又小心翼翼的将纱布一点点的剥开,他每一个动作都十分的小心。当王允看到落雪的伤时,自己的手竟然也颤抖了起来,胸口突然升起了莫名的怒火。

“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烫成这样?”王允有些责备的问着,婉儿则低头,只顾垂泪。

“唉,罢了!这伤我可以治好,一点疤痕都不留,只是会受一些苦。”王允的心绪平复了不少,他只是一个太医,也不想牵扯到这些纷争中去。

“那辛苦王太医您了,只要能让公主好起来,我愿任凭王大人差遣。”婉儿感激的说着

,王允摆了摆了手,救人是自己的天职。

只是王允自己也不明白,那一刻的心痛是否只是因为她是病人或者女人,那种情感是王允从不曾有过的。要让落雪的手完全的恢复到从前,他必须给落雪进行植皮手术,但是这里还需要一种原材料才可以。

“我这里有烫伤膏,你要按照我教的方法帮她涂抹和换纱布,换纱布一定要像抽丝剥茧一样仔细才可以。”王允嘱咐着,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了琼园,他要去办手续出宫找那珍贵的原材料。

“雪猪”一种生活在齐国山北之巅的动物,其皮光滑洁白如雪,全身的东西都可做珍贵的药材。雪猪喜欢生活在冰天雪地,且喜欢扎在雪堆里,用雪覆盖住自己隐藏自己的行踪。

这一次王允要抓雪猪并不容易,他在离宫的时候做了大量的准备,齐国山北离皇城有一百六十公里。站在齐国的皇城之巅,就能看到远处高耸的雪山,王允骑着马带着工具向山北出发了。

这一次离宫王允是有所隐瞒,每一次出宫都要经过严格的审批程序方可出宫,出宫去采购珍贵药材再回来的时候都必须报表。

王允骑了大半天的路程才到山脚,马儿也只能到半山腰,王允将马放在了山腰。他并未将马儿拴起来,万一遇到风雪马儿会跑不掉的,王允带着工具独自上了山。

雪猪擅长在雪地打洞,王允每走一步都查看的非常的仔细,在观察雪猪的同时还要注意山上的野兽突然袭击。这一次,是一场危险的旅程,但是王允却一点也不害怕。

“只要她能好起来,这一切又算的了什么呢?”这样的信念一直支撑着王允。

雪地上有一滩液体和一股特别的味道,这正是雪猪的尿散发出来的味道,雪猪的尿清热解毒是治疗风寒和解热毒的良药。王允的鼻子特别的灵敏,他很庆幸这头雪猪在雪地上撒了一泡尿,循着尿味王允就能捉住雪猪。

王允将一张从背后取了下来,的一端系着绳子,他不能让雪猪受伤或者死亡。王允熟知雪猪的习性,身上还带了吸引雪猪的食物,他很有信心将雪猪抓住。

走了大概半里路,终于在一堆雪中觅见了雪猪的踪迹,王允眼疾手快的将手上的扔了过去。与此从空中突突突的落下数根木棒,木棒从空中落下围成了一圈,这是防止雪猪逃脱。

王允一个纵身,身子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他手一收就将雪地里的雪猪兜在了中。就在此刻,一道白影直接撞向了王允,将王允连同雪猪一起撞下了山崖。

这是王允没有料到的突发情况,他一手拿着雪猪,一只手抓住峭壁的岩石一直不停的往下滑落。山腰的老马不安的来回踱步,不一会儿那老马竟然伸开四蹄向山上冲去,王允的腰撞在一块岩石上。

现在,他只想睡觉,眼前一片漆黑。

“不可以睡去,也不可以就此死去,清醒一点。”王允不断的提醒着自己,可是肋骨实在太痛了,一股凉意从腰间传来。

那宫中还有人等着自己的药材回去呢,怎么可以这样死掉,撞击自己的东西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呢。王允咬着牙,双手的疼痛算的了什么,只要他不死那双手就可以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西峰区人民医院
艾玛做个产前检查需要多少钱
长春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贵州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
石家庄治疗宫颈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