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湖南桑植县五道水镇政府强扣遇难矿工补偿金

2019-10-18 01:11: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湖南桑植县五道水镇政府强扣遇难矿工补偿金

“我们实在没想到会被政府官员给骗了,他们连死人的财也要发!”家住湖南省桑植县五道水镇连家湾村的刘明星告诉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遇难矿工的补偿金竟然被当地政府强行扣留。

2004年12月9日,12名桑植县矿工在山西省盂县南娄镇大贤煤矿瓦斯爆炸事故中遇难。按照山西省政府2004年出台的遇难矿工死亡补偿最低标准,煤矿补偿给每位遇难矿工的家属20万元。桑植县五道水镇政府出面为矿工家属协调善后处理,统一领回了这笔补偿金。不料,矿工用生命换来的补偿金成了“唐僧肉”。当家属们向镇政府索要这笔补偿金时,却被强行扣留总计20余万元。

9月12日下午,从桑植县纪委信访办获悉,有关人已被县纪委立案调查。

政府出面“调停”

据了解,矿难发生的第二天,五道水镇政府的干部得知了消息,该镇党委书记杨安详向县里有关部门作了汇报。按照县里指示:镇里派出副镇长瞿绍雄和另一名干部带队去山西,帮助与煤矿方协调处理好善后事宜。当时镇里向每位家属收取了500元路费,说好多退少补。途中,悲伤的队伍里新增了一个面孔,瞿绍雄介绍是维权协会的律师。家属们后来才得知,他是桑植县人民法院的法官黄耀武,也就是该镇党委书记杨安详的亲戚。

对于家属们的疑惑,黄耀武解释说:“是政府请我来为你们要补偿的,你们签个委托书。”因为是政府请来的,委托书也没提到有关报酬的事,家属们都放心签了。

家属们称,在山西,和煤矿的具体交涉都是由瞿副镇长和黄耀武去的,但是其实并没有什么事情。煤矿执行统一的补偿标准,每人20万元。

在签补偿协议时,有家属问,钱怎么才能兑现?矿方说,钱打到政府的账号上,那边说收到了,你们才走。但后来的情况是,钱并没有打到政府的账号上,而是打到该镇党委书记的私人账户上。家属们对此也没太多异议,他们想书记应该不会吃这些“死人钱”。

12月16日,瞿绍雄当众拨了杨安详的,证实款已到账。于是,死者家属和镇干部踏上了归途。

被侵吞的补偿金

回到镇里时,瞿绍雄允诺:6天后,家属们把亲人的后事办好,就到镇里统一领钱。

过了6天,死者入土为安,家属们等着镇里通知领钱,但镇里一直没有动静。村民们坐不住了,一起到了镇政府讨说法。

瞿绍雄和黄耀武拿出一份协议书给家属们,说现在可以领补偿金了,但桑植县“维护外出务工人员合法权益保护协会”要收取“律师费”,金额为死亡补偿金的20%,同意就签字领钱。

家属们一下子懵了:“我们根本没有主动请律师,是杨书记私自请他的小舅子。”没有一个家属愿意签字。镇里的领导脸色很不好看,说再研究一下。

过了两天,家属们又来到镇政府,得到的答复是:维权协会最低要15%。此后,经过几次协商,镇政府将钱统一降到每户扣除22600元。今年1月6日,离过年只有几天了。家属们实在拗不过了,只好同意。

刘明星是1月6日上午在五道水信用社领的赔偿金,他26岁的小儿子刘北燕在山西挖煤遇难。对于困窘中的刘明星来说,儿子死了,伤痛固然无法弥补,但钱却是燃眉之需。“儿子养了26年,命就这么没了,而他的卖命钱还莫名其妙地被剥夺了两万多元。”刘说,当时有四五个家属一起去领的,整个五道水信用社的门口哭声一片。

亲人们用生命换来的补偿金,居然被政府扣留盘剥,20万元的补偿金从镇干部手中领到的就只有177400元。半年来,像刘明星这样的10多个矿工家属一直在为此奔波上访。

莫名其妙的“维权费”

家属们质疑:去山西时,他们根本就没要求请律师协助处理,怎么突然冒出个“维权协会”,而且“维权费”定得这么高?而且,自始至终,所谓“维权协会”的会长黄耀武只出现过两次,就一直不见踪影。钱从煤矿打到了杨安详的私人账户上,而出面扣这笔钱,和他们讨价还价的都是杨安详、瞿绍雄。

死者家属们认为:“显然,这是镇政府的某些领导以维权协会的幌子,来扣我们这笔亲人用命换来的钱。”

与五道水毗邻的沙塔坪乡的阙本富,其死亡补偿金也不幸遭遇“盘剥”。

去山西为弟弟阙本富处理后事的阙本习和姐夫王维理往返都是单独行动,但当地煤矿的事故协调组根据地域,将他们与五道水的其他家属安排在一起住宿。

到山西的那天,瞿绍雄和黄耀武对他们说,我们都是桑植人,统一一个口径和山西煤矿方交涉。第二天,黄耀武来找他们说:“我是法院的,五道水政府请我来处理这个事情,你们是否同意统一授权给我和煤矿协商?同意的话,就签个委托书。”

王维理当即提到,是否要报酬?黄耀武回答:他是代表政府来的,有关报酬的事,政府会统一安排的。王维理于是签了字。

回来后,王维理和家人去五道水镇政府领钱,得到的答复是“每户要扣补偿金的20%”。一家人当即感到受了骗,不同意扣钱。瞿绍雄说:是我们帮你们要到钱的,要按统一标准扣律师费。

后来,王维理几经周折,找尽关系,才得以拿到19万元。12名矿工的240万元补偿金除阙本富的只被扣留1万元外,其他有10名分别被扣留22600元,总计23.6万元。而另一名矿工姚舒美的家属因为死亡赔偿金分配起争执,诉上法庭,但也被法院扣了1万元维权协会的“律师费”。

纪委立案调查

杨安详告诉,“12·9”矿难发生后,镇政府很重视,工作是做到位的。政府除正常费用外,没收老百姓1分钱。11名矿工家属和维权协会签了合同,维权协会收取10%的律师费,那是维权协会收的。政府还赔了5000多元差旅费。

在矿工家属不断上访的情况下,桑植县开始查处此事。该县纪委副书记向某告诉:桑植县“维护外出务工人员合法权益保护协会”没有物价部门审批的收费标准,会长黄耀武是桑植县人民法院的现任法官,不具备会长资格。维权协会只能向会员收取一定的会员费,协会的服务都是无偿的,并且这些矿工均未入会。

纪委后来证实:黄耀武是五道水镇党委书记杨安详的亲戚,事后杨安详将“律师费”20多万元打到了黄耀武的账号上。黄耀武在接受纪委调查时曾声称:煤矿当时只愿赔几万元,是他跟对方谈判,才达成后来每人补偿20万元的协议。但张家界市纪委联系煤矿得知,当地政府有文件硬性规定,矿工死亡补偿金是每人20万元,不存在什么谈判。

9月12日下午,桑植县纪委信访办主任向秋明告诉,黄耀武已被县纪委立案调查,而几个镇干部在此事中出发点是好的,处理也很积极,只是收费高了。

据悉,被扣留的补偿金目前已全部退还矿工家属。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网上挂号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住院费用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挂号费吗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治疗费用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挂号费多少

窦性心律失常是心脏病吗
低血压能吃参松养心胶囊吗
怎么治疗心悸心律失常
胸闷气短心律失常吃什么好
分享到: